新闻首页
/ 专题专栏 / 防疫网站 / 战疫生活
守夜人——疫情当前,义无反顾
来源:商学院 作者:陈晨 日期:2020-02-22 浏览次数: 字号:[ ]

“今天晚上你爸爸不跟咱们一起吃元宵了。” 奶奶放下电话,扭头对我说。

我正收拾着一堆用过的口罩,口罩上的一条条褶皱好似病魔在每个人心中留下的抓痕,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声 “嗯。“,背过身去,不想让奶奶看到我内心的失落。真的有一阵子没有见到爸爸了啊。不用猜我就可以知道,肯定是因为要在居民区站岗,和之前那几天一样。

爷爷斜叼着根烟,双手插进口袋,像一只困在笼子里的蟋蟀,不停地在屋子里踱来踱去,这是现在他每天三四点钟的例行动作,从前他总是会在这个时间去公园观战象棋,不过现在他只能这样原地打转了。一边走,一边抽烟,一边咳嗽着。混沌的咳嗽声吵醒了睡得昏天暗地的猫咪,它 “喵“ 的一声打破了屋内凝滞的空气。

“抽抽抽,整天就知道抽烟!”奶奶不耐烦地咕哝道。

“闲着也是闲着,又没啥事做。”爷爷反驳道。

“没看见砧板上的那几个面灯吗,去把水烧开蒸上啊。晚上还要点着辟邪呢。不违反防控规定的情况下,节还是要好好过。”奶奶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说。

“对了奶奶,说到过节,爸爸没法回来了,咱们还给他送一些元宵过去吗?”我试探道。

“是啊,毕竟要值班到半夜十二点呢,吃点元宵暖和暖和身子,也算过节了。这样吧,一会咱们吃完饭,我煮点元宵装到保温壶里,你跑一趟给你爸送过去吧。”

“好嘞!”我干脆地答应着,心想这下总算可以见爸爸一面了。自从我在北京上大学了以后,跟爸爸总是聚少离多。今年寒假的情况更加特殊,年三十前一天市里召开了疫情防控工作动员大会,随即县里也组织了大大小小的相关会议,这边工作刚开始组织起来,那边居民就开始反映口罩,消毒水等必不可少的物资出现了严重的短缺。大大小小的问题一拥而上,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其中就有我爸,他被分到了社区站岗的工作。从刚入年到现在,他总是早出晚归,为数不多的几次见到他,都是带着口罩匆匆忙忙地出门,加入到攻克疫情的战斗。不过所有的防疫工作人员的努力都没有白费,截止到今天,正月十五,我县没有发现一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感染者。不过全县人民心里的那根弦还是紧绷着,严格遵守并执行着防疫规定。

“元宵煮好了 !”,奶奶在厨房说。我应了一声,拿起保温壶就要走。奶奶叫住我,说:“ 给你爸打个电话问问吧,万一他被调到别的地方执勤了呢,你别白跑一趟 。” “ 不会的奶奶,怎么会说调就调呢,肯定还是在南苑社区 。” “ 那你就去吧,现在天有些晚了,你路上一定要小心 。” “ 嗯嗯,知道了。” 我戴上口罩,出了门。

街道上,疫情爆发前挂在树上的彩灯还亮着,点点微光照亮了几乎空无一人的街道。真的是可惜了啊,这么漂亮的灯没人欣赏了,我心想。默默驻足欣赏了一下孤零零的彩灯,突然感觉这个元宵节真的少了些什么。没有鞭炮,没有元宵的花灯,没有打着灯笼欢蹦乱跳的孩子,没有看着孩子微笑的大人,只有几片枯叶在晚风中演出着一支群舞,婆娑的树影是他们的观众。现在是晚上六点半,天几乎完全黑下来了,我加紧了脚步,南苑社区越来越近了。

南苑社区门口搭了一只简易的棚子,棚子前面是一套旧的掉漆的桌椅。一个年轻的小伙,裹着军大衣,站在桌子旁瑟瑟发抖。我有些疑惑了,怎么不见爸爸,他今晚不是在这里执勤吗 ?我疑惑的眼神撞上了小伙审视的目光,他问道:“ 请问您有什么事吗,是这个社区的住户吗 ?” “ 不,不是,我只不过是来给我爸爸送元宵的,他今晚在这里执勤。” 他眼睛一亮,仿佛想起了什么,“ 你是说陈哥啊,确实今天晚上他执勤,但是刚才文化宫那里有点突发情况,他赶过去帮忙了,组织派我代他的班 。” 文化宫可是离这里老远呢,现在公交车停运了,我步行赶到那里起码要到八点了。 小伙看出了我的担忧,咳嗽了两下说 :‘’ 文化宫离这里那么远,那边情况还不清楚,所以说不清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我看你还是先带着元宵回家吧,天也怪冷的 。“ 我愣住了,果然是白跑了一趟。但我还是抱着一丝希望,于是试探了一下问:” 要不我还是在这里等一会吧,说不定他一会就回来了。“ 我话音一落,他原本平和的眼神变得一下子严肃起来,身子也站得笔直,皱起眉头说道 :” 建议你还是直接回家吧,本来现在就是非常时期,最好是不出门,即使出门也是购买生活必需品,买完不许在街上逗留。像你现在这个情况不建议在外面多待,还是快回家吧。“ 我被他坚决的态度吓到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于是怯生生地请求道:”我只是在这里等一下我爸爸,整个年我们都没有在一起过,我就在这里等着,保证哪里都不乱跑。“ 听到这里, 他紧皱的眉头稍微松开了一些,但眼睛里还是留着些许警惕,他用略显温和但不容置疑的语气说 :” 这样吧,你带手机了吗,给你爸爸打个电话,问问他什么时候能回来,要是时间长,你就回去,要是马上来,我可以允许你再等一会。“ 我点点头,拨通了电话。电话很快通了,我快言快语地向爸爸说明了情况,爸爸却飞快地回答说 :”快回家吧孩子,我今晚肯定是不去南苑执勤了,文化宫这里发现了一个疑似病例,我得在这里帮忙隔离整个社区。现在形势不大好,别在外面待着了,被传染可就麻烦了!“ 说完这些,他就挂了电话。我感到既失望,又害怕。失望的原因不用多说,而害怕则是因为真切地感到爸爸真的离病患,离病毒好近,明明同大家一样,都是脆弱的,稍有不慎就会被感染的普通人,却还是在义无反顾地逆形势而行,逆病毒而行,逆自己的安全而行,原来爸爸守的不是一个又一个孤独冷清的夜晚,而是全县几万人的安稳踏实的睡眠。

放下电话,我对执勤的小伙说:”实在不好意思了,刚才麻烦你了,爸爸应该今晚是不会回这里了。“ 他愣了一下,流露出了一丝落寞,但又立刻笑着说,” 看来今天晚上我要一直在这里守着啦。也和你爸一样,没法回家吃元宵了。“ 见我有些疑惑,他又不好意思地说道 : " 本来今天轮到我休息。可以在家过节来着,结果文化宫出事,南苑又缺人手,我就来这里加班啦。既然你爸没法回来了,那你就先回家吧。等咱们一起努力过了疫情这一关,再团圆也不迟啊 !" 原来这也是一位想团圆的守夜人啊,看着他轻松但又坚毅的笑容,我不禁湿了眼眶,心里涌出一股暖流来。我突然想起来自己手里的元宵,指着他桌子上的快餐杯说 :”我把元宵倒给您吧,不管有疫情没有疫情,回家还是不回家,元宵节还是要好好过!“ 他露出了舒心的笑容,”哟,那可真是谢谢你了,赶快回家吧,外面有我们这些人就够了。别让你爸担心啊 !“

保温壶空了,提保温壶的手轻松了不少,我的心也随之卸下了一颗大石头。回家的路上,彩灯依然闪烁着,在树梢,在街边,在整个县城;这个夜里,每一位防疫工作者也将逆行着,发出属于自己的光芒,照亮前方的路,在社区,在整个县城,在全国各地。疫情当前,义无反顾,逆行就能找到出路,守夜就会守到天明。疫情过后,我们会记住你们共同的名字——守夜人。

关闭|打印
相关阅读
湖北记“疫” [2020-02-22]
【战“疫”进行时】暖心“战疫”——校领导慰问留校学生 [2020-02-21]
【战“疫”进行时】北二外召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全体(扩大)再动员会... [2020-02-20]
中国驻法国大使卢沙野一行慰问北二外夏斗湖学院师生 [2020-02-20]
机关第八党支部致全体支部党员的一封倡议信 [2020-02-18]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