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首页 / 人物剪影
回顾张天恩书记在二外的岁月
日期:2012-09-13 浏览次数: 字号:[ ]

   2010年12月12日,我校原党委书记张天恩因病逝世。得知这一消息,我心中十分难过和惋惜。2004年6月,我和校庆办公室的王薇曾两次去他家里采访,听他讲述在二外工作的经历。他年逾八十,仍然身体健康,思维敏捷,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张书记的口述经王薇整理,以《回忆在二外工作的日子》为题,收录在《二外四十年》一书中。不久,我又随当时的党委书记段建国一行去看望他。此后,每当我遇见张书记夫人李静大夫时,也总是询问张书记近况,得知他近两年来身体欠佳,视力减退,但所幸无危重迹象。因此,对他离世的噩耗,感到有些突然,六年前的那次告别竟成永诀。

  12月15日,我和其他一些“老二外人”前往八宝山参加张书记的遗体告别仪式。吊唁厅四周重重叠叠地摆满了花圈挽联,张书记的遗体安放在鲜花丛中,好像安详地沉睡着。他生前所在单位领导同事、亲朋好友及学生晚辈纷纷前来悼别,其中有些人是从外地赶来的。二外现任领导和前任领导以及一些久未见面的早期学子也出现在告别张书记的行列中。目睹此情此景,深感大家对这位革命前辈的深切怀念和无限敬重。

  张书记离开我们已一年多,我们二外人不会忘记他,觉得他并没有走远。二外的历史上永远留存着他15年奋斗和奉献的轨迹。

  从二外建校伊始至今,我一直在这里工作和生活,是二外历史的见证人之一。我将亲身经历所见所闻写成本文,以表达对他逝世周年的纪念。

 1964年8月,我由西南政法大学毕业分配到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对外文委又将我和其他一些毕业生一起分配到其主管的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工作。

  二外是在周总理亲切关怀下新建的一所外国语学院。对外文委党组书记、副主任李昌兼任院长。1964年9月初,张天恩由黑龙江大学调来二外,担任学校领导小组组长、党委副书记、副院长,主持二外的全面工作。院领导还有唐恺、翟良超、彭平几位副院长和后来由重庆邮电学院调来担任党委副书记的张书田。学院的干部主要是从行政机关、事业单位调来的,一部分是军队转业干部。懂外语的干部很少,教师大部分是应届毕业生,少数来自新华社外文干校、行政机关和归国华侨,骨干老师紧缺。为弥补师资力量不足,从国外聘来一些外籍教师,最多时达56人。二外的校舍是北京矿业学院东郊分院的6栋旧楼和28栋平房,没有一栋家属楼;院内道路及运动场没有一块水泥地面,全是沙石煤渣铺就;校园没有围墙,只有几根铁丝网和木桩相围,好几处已被扒开。

  二外初创时期面临的困难大,矛盾多。李昌院长说,学院存在四大矛盾——政治思想的矛盾、教学里的矛盾、任务和人力的矛盾、任务和物质条件的矛盾,解决这四大矛盾的途径就是进行四大建设——政治思想、教学、组织、物质四方面的建设。张书记在谈到当时解决政治思想矛盾问题时回忆道:“干部、教师都是来自四面八方,经历不同、经验不同,因此在学校建设与发展的问题上,必然有不一致的意见。拿什么来统一不同意见,使大家团结一致、同心协力地加快学校建设呢?我们以《高校六十条》和《培养外语外事干部的应急措施》这两个文件来统一大家的思想。这在当时是非常符合实际情况的。”为了避免因一些无谓的争论影响到团结合作,他在党委会上强调:争公不争私,争大不争小,争理不争气。他运用高超的政治智慧和丰富的管理经验化解了这些矛盾,逐渐达到政治思想上的团结统一。

  关于教学问题,1964年10月下旬,张书记带领干部、师生认真学习和领会陈毅副总理在二外开学时所作的《关于外国语院校教学方针问题》的报告,支持主管教学的唐恺副院长试验推行“听说领先”、“四会(听说读写)并举”的教学改革。经过一年的努力,初步形成二外外语教学的特色,并着手编写出一批具有二外特色的教材。

  从1965年9月新学年开始,张书记根据李昌院长对新学期的工作要求,全面落实新学期工作计划,以贯彻毛主席“七·三”指示为中心,大力推行教学改革,在深入蹲点调查的基础上,采取多项措施,调整教学安排和作息制度,减轻学生负担,以增进学生健康,促进其生动活泼地主动地发展。

  在校舍建设方面,1965年底,应急新建的四个工程项目如期竣工。两栋家属楼落成,120多户教师员工入住,初步缓解了教工住房难的矛盾;学生食堂完工,解决学生无专用食堂的困难;水塔烟囱拔地而起,保证了饮水供暖的急需。

  1966年1月31日,张书记在开学典礼上作关于本学期工作的报告。他号召全院师生进一步贯彻毛主席“七·三”指示,以提高教学质量为中心,把学校建设推向一个新阶段。张书记提出:外语教学法要突出重点,精讲多练,狠抓基本功,即语言、语法、词汇、书写四项知识和听说读写译五项技能。他满怀信心地说,经过一年半的努力,已经打下坚实基础;在经过一段艰苦的工作,就能把学校基本建成,为国家培养出第一批外事外语干部。3月3日,为完成学校建设的重大任务,他主持召开了二外第一次师生代表大会,发挥师生群众建校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建言献策,共创大业。大会历时近一个月,共采集3000余条宝贵的建议和意见,为领导决策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同时,张书记带领党委成员及各级干部为下学年招生布置任务并积极为高年级教学做师资、教学和物质条件诸方面的准备。

  从1964年9月到1966年6月,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二外广大干部和师生员工众志成城,艰苦创业,从无到有,建立起一所新的外国语学院。全院设有五系一部(英语系、法语系、德日语系、西阿语系、东欧语系和干训部)、十四个语种(英语、法语、日语、德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阿尔巴尼亚语、捷克语、波兰语、罗马尼亚语、保加利亚语、匈牙利语、塞尔维亚语和越南语)张书记表现出杰出的领导才能,对我国外语教育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

  二外初创时期,我在院团委工作。团委办公室就在党委书记办公室、会议室对面。张书记对团委和学生会十分重视,多次找我们谈话,听取汇报,总是及时地给我们以具体、明确的指示。他尽可能抽出时间参加师生活动和生产劳动,深入基层,了解下情,排忧解难,深受群众的称赞。

  正当年轻的二外迅速成长之时,文化大革命突然袭来,打断了它的发展进程。1966年6月1日北京大学聂元梓等人的大字报发表后,二外掀起了批“黑线党委”的狂潮,张书记首当其冲,被打成头号“黑帮分子”。工作组来二外召开批判党委大会,宣布张天恩等12名领导干部停职反省。随后,张书记一次次地被批斗,并强制进行“劳动改造”。最严重的时候,有一次批斗时竟在他的脖子上悬挂着一具沉重的铁环,折磨摧残;他的家庭也受到牵连,夫人孩子备受歧视。张书记忍辱含辛,靠对党的赤胆忠心和老共产党员的顽强意志熬过了那段苦难岁月。直到1969年8月,张书记才被“解放”,以“领导干部”的名义进入调整后的“院革命委员会”。1972年春,高校恢复党组织后,他担任学院党的组导小组组长。1975年4月,二外召开首次党代会,众望所归的张天恩被选为党委书记。历史终于还给他一个清白,推倒了一切诬陷不实之词,恢复其革命干部的名誉。1979年5月,张书记被调离二外,到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工作。

  张书记在恢复工作、重新担任院领导职务的岁月里,奋发进取,再立新功,为二外复课办学,继续发展做出了新的贡献。

  张书记来二外前,原来是要去中国驻苏使馆担任文化参赞的。考虑到他有外语院校办学的经历,对外文委希望他能担负起创建二外的重任。他无条件的服从了组织安排,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带着全家来到二外。他在二外建设中的重大贡献是交给党和国家的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事实证明,他不愧为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一名久经考验的革命干部。

  斯人已去,风范犹存。让我们永远怀念他,学习他吧!

 

【作者简介】

  冉茂瑜,1941年12月出生,重庆市人,副教授。1964年8月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政治系,同月到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团委工作,后转政教部任教。曾任中国革命史教研室主任,政教部直属党支部书记。


关闭|打印
相关阅读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